杂念。

一直以来都想写个“关于”之类的页面,一年多了都没有写出来,今晚突然手指就勤快了一点,记录了一下。然后自然的就想到了我的猫。

已经整整20天没有吃肉了,有人跟我说,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,我苦笑不答。我这人没有信仰,所以佛祖吃不吃肉跟我没有关系,而我,仅仅是因为悼念。

过去的这个四月可以说是黑色的,家里所有的猫全部生病了,无一幸免,包括日本的孩子。最开始是由谁先发作的已经混淆不清了,病毒性传染导致医院都来不及去。我一直在责备自己清明那三天如果在家好好照顾他们,或许就不是现在这个结果了。

每次去医院都要花费几百元,一段时间下来,倾家荡产也大致如此了。可即便如此,仍没能留住那幼小的生命。医生说,是猫瘟。

我不知道这该死的病是如何得来的,当我强忍着说出“安乐死”的时候,脑袋里空空的。

此时的我已在千里之外。内心充满了自责与悲痛。而我能做的,就只有悼念逝去的生命。我的方式就是五月不再吃肉。

已经快一个月了,日本剩下的两个孩子也都已经被领养了,日本跟悟空也都恢复的差不多了。一切都还有希望,世界也不完全是灰色的。我希望我们被打乱的人生也能重新的找到方向。

40 thoughts on “杂念。

  1. 最见不得这样了。曾经养了只泰迪,被车子撞死了,难过了有一个月。。。现在都不敢再养小动物了

  2. 我住的小区里好多野猫。。。虽然有时候会吵。
    不过在这萧瑟的冬天。。反而挺有生气的。。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